為什麼我還繼續用 RSS (Feed)

最近在一些地方冒出兩篇文章 (應該是 NuzzelHacker News,放在 tab 上好幾天,不是那麼確定來源...),一篇是最近發的「The Case for RSS」,另外一篇是五月的文章「RSS: there's nothing better」。這邊講的 RSS 比較廣義,不侷限於 RSS {0.91,1.0,2.0},而是包括了各式的 feed,像是後來標準化的 Atom

消息的來源大致分成兩種:

  • 已知的來源:這些人只要有新的文章你就會想看。
  • 未知的來源:你可能也會有興趣的文章。

前者你不會想要漏掉 (你就是想看才會訂啊)。而後者在早期有 Zite 這類用演算法推薦的產品,後來在 Zite 併入 Flipboard 整個爛掉後我就跳去用 Nuzzel (透過好友機制推薦,演算法相對單純)。

Facebook 將這兩者混在一起,讓「已知的來源」未必會出現,而是用演算法包起來並且用 PR 手段混淆:美其名稱為「個人化推薦」,實際上是想辦法讓內容提供者掏錢出來。這點在 Instagram 上也可以看到一樣的作法:把 timeline 打散,用演算法包裝起來,再美其名為「個人化推薦」。

而 RSS reader 可以避免「已知的來源」這塊漏掉。

另外也因為 RSS reader 因為設計的目標就是「有效率的閱讀」而不是「賺錢」,所以大多數都會有「已讀」與「未讀」的功能,這讓你同樣的資訊你不需要讀很多次。

而 RSS reader 容易分群閱讀 (有些 RSS reader 會提供 folder 或是 tag 的功能) 也讓你可以帶著不同的 mindset 看不同群的文章,像是科技類的文章與心靈雞湯文就可以分開。

強制 Facebook 的「時間軸」依照時間排序

TechCrunch 的「How I cured my tech fatigue by ditching feeds」這篇提到了 Social Network 成隱的問題:

Many people have deleted the Facebook app from their phone to avoid this mindless habit. “What’s going on in my feed?” they think. Then they scroll, scroll, scroll, get bored and close the app. Repeat this process every 30 minutes. Deleting the app is the best way to take a stance and say that Facebook is a waste of time.

砍掉 Facebook 是一個還不錯的方法,但如果還是有使用 Facebook 需求,就只好想辦法降低 Facebook 帶來的影響。其中我找的方法是強制切到 Most Recent 版本,降低 Facebook 演算法的介入。

昨天剛好在重新處理機器,發現之前用的那個 Google Chrome 套件不見了,只好找看看有沒有替代方案,後來翻到這個:「Facebook Most Recent News Feed」。

如果看裡面程式碼,其實做的事情很簡單,就是硬切過去:

chrome.webRequest.onBeforeRequest.addListener(
    function(info) {
        if (info.url === 'https://www.facebook.com/') {
            return {
                redirectUrl: 'https://www.facebook.com/?sk=h_chr'
            }
        }
    }, {
        urls: [
            "https://www.facebook.com/*"
        ],
        types: ["main_frame"]
    }, ["blocking"]
);

當然,如果能考慮整個移除的話也是不錯啦...

Google 與 Facebook 都在建立消息驗證系統

Google 的在「Fact Check now available in Google Search and News around the world」這,Facebook 的在「Working to Stop Misinformation and False News」這。

Google 是針對搜尋與新聞的部份給出建議,透過第三方的網站確認,像是這樣:

後面的機制是透過公開的協定進行:

For publishers to be included in this feature, they must be using the Schema.org ClaimReview markup on the specific pages where they fact check public statements (documentation here), or they can use the Share the Facts widget developed by the Duke University Reporters Lab and Jigsaw.

但也是透過演算法判斷提供的單位是否夠權威:

Only publishers that are algorithmically determined to be an authoritative source of information will qualify for inclusion.

而 Facebook 是針對 Timeline 上的新聞判斷,但是是透過與 Facebook 合作的 partner 判斷,而且會針對判斷為假的消息降低出現的機率:

We’ve started a program to work with independent third-party fact-checking organizations. We’ll use the reports from our community, along with other signals, to send stories to these organizations. If the fact-checking organizations identify a story as false, it will get flagged as disputed and there will be a link to a corresponding article explaining why. Stories that have been disputed also appear lower in News Feed.

我不是很喜歡 Facebook 的方法,變相的在控制言論自由 (不過也不是第一天了)。

SSL/TLS 以及 PKI 的歷史 (加上各種風風雨雨)

Twitter 上看到 Let's Encrypt 轉了這則講 SSL/TLS 與 PKI 的時間線:「SSL/TLS and PKI History」。

這幾年的資料比較完整,看著這些時間線剛好可以拿來複習一下。

而 2013 年 Snowden 的事情也被放進去了,這使得這三年各種 SSL/TLS 化的進展急劇加速 (包括各種 HTTPS 的進展,甚至是郵件的 STARTTLS 加密等等),也因此推動了像是 Let's Encrypt 這樣更方便提供 SSL/TLS certificate 的組織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