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SSH client 的重大安全性更新

CVE-2016-0777 與 CVE-2016-0778 安全性漏洞是關於 OpenSSH client 的部分:(USN-2869-1: OpenSSH vulnerabilities)

It was discovered that the OpenSSH client experimental support for resuming connections contained multiple security issues. A malicious server could use this issue to leak client memory to the server, including private client user keys.

這下除了要更新以外,要重新生 ssh key 然後更新一堆機器了...

安全的 SSH (Secure Secure Shell)

Twitter 上看到「Secure Secure Shell」這篇文章,介紹要如何加強 OpenSSH

文章裡分成四個部份討論,從 Key exchange 開始,Authentication、Symmetric ciphers 以及 Message authentication codes。

先把已知有問題的技術都先拿掉 (像是 MD5RC4DES),然後有被 NSA 影響到的技術,而且有不錯的替代方案的也拿掉。

另外還介紹了 Tor hidden service 下的保護。

感覺有點偏激的文件,可以拿來參考...

做 Ubuntu 14.04.1 的 VMware Template

公司有買 VMware license,但一直沒研究要如何做一份 VM template 出來,所以花了點時間研究到底怎麼做才會比較好。

這邊提供的方法是為了之後的通用性 (像是之後有可能用 KVM 堆虛擬機),所以不使用 VMware 獨規的設計,因此有些設定需要手動調整。

首先是先生出一台 Ubuntu 14.04.1 的 VM,在裝完基本系統後有些要先處理的:

  • 可以考慮用 DHCP 或是不開啟網路設定,反正不要設固定 IP address,以免同時裝多台機器時發生狀況。
  • 因為是 VMware 裡面,安裝 open-vm-tools 可以省下一些 puppet 安裝的時間。
  • 砍掉 /etc/ssh/ssh_host_*,每台機器的 host key 應該要不一樣。

做好 VM 後轉成 Template,之後每次在 deploy 完、開起來後,還要做這些事情:

  • /etc/hostname/etc/hosts 裡的機器名稱。
  • /etc/network/interfaces 裡的網路設定。
  • dpkg-reconfigure openssh-server 重新產生 SSH host key。

有些參考資料:

過程其實還蠻簡單的,只是有一些眉眉角角的東西要注意...

OpenSSH 降低對 OpenSSL 的相依性

這陣子 OpenSSH 的人努力降低對 OpenSSL 的相依性,目前 (2014-04-29 18:01:49 GMT) 已經拔到把 OpenSSL 拔掉後仍然有數個演算法可用 (離可用還是有一段距離):

make compiling against OpenSSL optional (make OPENSSL=no);
reduces algorithms to curve25519, aes-ctr, chacha, ed25519;
allows us to explore further options; with and ok djm

Curve25519 用在 ECDH,而 AES-CTR 與 ChaCha20+Poly1305 用在對稱加密,Ed25519 用在非對稱加密,其中三個剛好是一整套 djb 大全集 XD

不過缺了 RSA 還是有點痛啊,看看會不會實做出來吧?

ChaCha20-Poly1305 將被移植到 OpenSSH 上...

Slashdot 上看到 ChaCha20-Poly1305 將被移植到 OpenSSH 上:「OpenSSH Has a New Cipher — Chacha20-poly1305 — from D.J. Bernstein」。

上個月 Google Chrome 決定在 32 版 (現在 31 版了) 要支援 ChaCha20-Poly1305 (參考「Google 對四個 Cipher 的分析... (以及 ChaCha20-Poly1305)」),這個月 OpenSSH 就打算要跟進了...

提案人 Damien Miller 在 blog 上提到為什麼他想將 ChaCha20-Poly1305 移植到 OpenSSH 上的原因 (「ChaCha20 and Poly1305 in OpenSSH」),主要是因為 AES-GCM 與 Encrypt-then-MAC 都必須傳輸 plaintext 的長度,這點讓人很不舒服。另外一個是 AES-GCM 的效能一直都是個議題。

ChaCha20-Poly1305 以 stream cipher 企圖同時解決這兩個問題,接下來就是看時間考驗了...

FreeBSD 對 OpenSSH 的安全性更新...

讓我意外的是,只有 FreeBSD 10.0-BETA (還沒出 RELEASE 的版本) 有問題,9.2-RELEASE 並不在內:「OpenSSH AES-GCM memory corruption vulnerability」。

本來 9.2 的機器有上 workaround 把 AES-GCM 強制拔掉,看起來可以 revert 回來了...

OpenSSH 安全性問題...

Twitter 上看到 Gasol 轉推的 OpenSSH 安全性問題:「OpenSSH Security Advisory: gcmrekey.adv」。

開頭就直接寫:

If exploited, this vulnerability might permit code execution with the privileges of the authenticated user and may therefore allow bypassing restricted shell/command configurations.

這噴飯了... OpenSSH 的安全性相當強,這次出這種包... XDDD

影響的範圍是 OpenSSH 6.2 與 6.3,並且 OpenSSL 有編 AES-GCM:

OpenSSH 6.2 and OpenSSH 6.3 when built against an OpenSSL that supports AES-GCM.

如果不允許升級到 OpenSSH 6.4,那麼暫時性的解法是不允許 AES-GCM,在 /etc/ssh/sshd_config 內可以設:

Ciphers aes128-ctr,aes192-ctr,aes256-ctr,aes128-cbc,3des-cbc,blowfish-cbc,cast128-cbc,aes192-cbc,aes256-cbc

結果 FreeBSD 9.2 看起來在範圍內中槍,先上 workaround 再來等 freebsd-update 提供的修正吧...

Google 將發現安全問題的獎勵延伸到 Open Source 專案上...

Slashdot 上看到 Google 將發現安全問題的獎勵從自家產品延伸到 Open Source 專案上:「Google Offers Cash For Security Fixes To Linux and Other FOSS Projects」。

官方的公告在「Going beyond vulnerability rewards」,規則則是在「Patch Rewards – Application Security – Google」。

初期限制在這些專案上:(直接複製過來)

  • Core infrastructure network services: OpenSSH, BIND, ISC DHCP
  • Core infrastructure image parsers: libjpeg, libjpeg-turbo, libpng, giflib
  • Open-source foundations of Google Chrome: Chromium, Blink
  • Other high-impact libraries: OpenSSL, zlib
  • Security-critical, commonly used components of the Linux kernel (including KVM)

獎勵金額從 USD$500 到 USD$3133.7,這邊的 31337 應該是出自「Leet」吧...

這算是一種回饋社群的方式...

掃整個 Internet 的 Port 22...

平常都是掃 Port 80/443,然後就有人跑去掃 Port 22:「We scanned the Internet for port 22」。依照原文說的,這次給的數據只是 60% 的 Internet,其他 40% 的資料有問題,他要再想辦法修...

這是 Top 20 的 unique banner 數據:

 1730887 SSH-2.0-OpenSSH_4.3
 1562709 SSH-2.0-OpenSSH_5.3
 1067097 SSH-2.0-dropbear_0.46
  824377 SSH-2.0-dropbear_0.51
  483318 SSH-2.0-dropbear_0.52
  348878 SSH-2.0-OpenSSH_5.9p1 Debian-5ubuntu1
  327841 SSH-1.99-Cisco-1.25
  320539 SSH-2.0-OpenSSH_5.5p1 Debian-6+squeeze3
  318279 SSH-2.0-OpenSSH_5.9p1 Debian-5ubuntu1.1
  307028 SSH-2.0-ROSSSH
  271614 SSH-2.0-OpenSSH_5.5p1 Debian-6+squeeze2
  233842 SSH-2.0-OpenSSH_5.1p1 Debian-5
  225095 SSH-2.0-OpenSSH_5.1
  224991 SSH-2.0-OpenSSH_5.1p1 FreeBSD-20080901
  213201 SSH-2.0-OpenSSH_4.7
  209023 SSH-2.0-OpenSSH_6.0p1 Debian-4
  195977 SSH-2.0-OpenSSH_5.3p1 Debian-3ubuntu7
  140809 SSH-2.0-dropbear_0.50
  135821 SSH-2.0-OpenSSH
  132351 SSH-2.0-Cisco-1.25

可以看到 OpenSSH 是最大宗,而 dropbear 應該是各種 box 的量撐起來的...

參考維基百科上 OpenSSH 的條目,OpenSSH 的各版本的發行日期分別是:

  • 3.5:2002/10/14 (FreeBSD 4.11)
  • 4.3:2006/02/01
  • 4.7:2007/09/04
  • 5.1:2008/07/21
  • 5.3:2009/10/01
  • 5.4:2010/03/08 (FreeBSD 8.3)
  • 5.5:2010/04/16 (Debian 6)
  • 5.7:2011/01/24
  • 5.8:2011/02/04 (FreeBSD 9.1)
  • 5.9:2011/09/06
  • 6.0:2012/04/22 (Debian 7)
  • 6.1:2012/08/29 (FreeBSD 8.4)

後面的作業系統是就手上有的機器來看,不過 4.3 是最多的是怎麼一回事呢... 作者這樣解釋:

Note that these counts are a bit off. Some networks have a router that forwards all connections of a certain port to a single machine. Maybe "OpenSSH_4.3" is most popular banner, or maybe the national ISP of Elbonia just reroutes all port 22 requests.

所以有可能只是個假象?XD

對稱式加密系統的爆炸歷史 (Authenticated encryption 的問題)

在「Disasters」這邊列了不少對稱式加密系統 (secret-key cryptography) 爆炸的歷史,其中提到了很多 Encrypt 與 MAC 結合時的問題 (Authenticated encryption)。另外 Colin Percival 在 2009 年的時候有寫了一篇為什麼要用 Encrypt-then-MAC 的文章:「Encrypt-then-MAC」,當時 Colin Percival 寫的時候大家還是不能理解,但現在回頭看上面的爆炸歷史應該就清楚很多了 XDDD

SSH 協定是使用 Encrypt-and-MAC (傳輸「密文」與「明文的 MAC 值」)。在 2008 年時 SSH 使用 CBC 模式時會有安全問題:對 128bits CBC mode system (像是 aes128-cbc),任意位置的 32bits 有 2-18 的機會可以解出原文。(CVE-2008-5161,論文是「Plaintext Recovery Attacks Against SSH」)

TLS 1.0 (SSLv3) 使用 MAC-then-Encrypt (傳輸「明文與明文的 MAC 值」加密後的結果)。1999 年就知道這個方法不可靠,不過到了 2011 年時才被拿出來示範,也就是 BEAST attack。(CVE-2011-3389,在 ekoparty Security Conference 上的「表演」:「BEAST: Surprising crypto attack against HTTPS」,連結1連結2)

OpenSSLGnuTLS 所實作的 DTLS 在 2011 年也被炸到,其中 OpenSSL 是 100% plaintext recovery,GnuTLS 是 4%。(CVE-2012-0390,論文是「Plaintext-Recovery Attacks Against Datagram TLS」)

而 Encrypt-then-MAC (傳輸「密文」與「密文的 MAC」) 是三者裡面最不容易出包的作法,而且被證明 Provable security:Encrypt 與 MAC 所用的 crypto system 的安全強度不會因為 Encrypt-then-MAC 而減少。而這也是 IPSec 的作法。

附帶一提,其中 Provable security 這個詞,並非表示「可被證明是安全的」,在「In defense of Provable Security」這篇文章裡有比較完整的說明。通常是指安全強度不會因為這個系統而降低:以 Encrypt-then-MAC 的例子來說,如果 Encrypt 的部份用 DES,或是 MAC 用 CRC32,那麼 Encrypt-then-MAC 並不會提供更強的安全性...

總而言之,MAC-then-Encrypt 與 Encrypt-and-MAC 的方式要小心才能避免各種攻擊 (像是不能用 CBC mode),而 Encrypt-then-MAC 可以讓設計協定的人放鬆到「只要 Encrypt 與 MAC 都夠強」系統就沒問題。在 Authenticated encryption 裡提到的 ISO/IEC 19772:2009 支援六個模式,有些有專利問題,有些演算法看起來就很複雜 (於是就容易出包),其中 Encrypt-then-MAC 看起來是個還不錯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