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 license 與 Expat license

在包新版的 dehydrated 時發現 license 的部分過不去,說沒有 mit 這個選項:

dh_make: error: argument -c/--copyright: invalid choice: 'mit' (choose from 'apache', 'artistic', 'bsd', 'gpl', 'gpl2', 'gpl3', 'isc', 'lgpl', 'lgpl2', 'lgpl3', 'expat', 'custom')

翻了程式碼也的確是被拔掉了,先從 manpage 上確認,可以看到在 20.04 上面還有看到 mit,但到了 22.04 上面就沒看到了:「focal (1) dh_make.1.gz」與「jammy (1) dh_make.1.gz」。

回到上游去找可以翻到「Rename MIT license to Expat Closes: #963141」這個 commit,裡面提到的票在「Debian Bug report logs - #963141 /usr/bin/dh_make: "MIT" license should be called Expat to be more specific」這個 bug report 可以看到。

維基百科上面的「MIT License」有提到一些名稱背景:

The MIT License has the identifier MIT in the SPDX License List. It is also known as the "Expat License".

看起來主要是避免誤會,不過我自己覺得是不太容易誤會,但反正就改了:

The name "MIT License" is potentially ambiguous. The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as used many licenses for software since its creation[.]

當初 22.04 的 package 好像是直接在網站上點一點 copy 出來的,所以沒遇到這個問題...

GNU Make 在 4.4 引入的 --shuffle

Hacker News 首頁上看到的,作者送了一個提案到 GNU Make,後來被採用,在 4.4 版引入了 --shuffle 指令:「New make --shuffle mode」。

這個功能主要是想要找出在 Makefile 裡面沒有被定義好,平常是因為 side effect 而沒有出錯的地方。

像是作者就發現 libgfortran 沒有把 libquadmath 放到 dependency 的問題:

For example gcc’s libgfortran is missing a libquadmath build dependency. It is natural not to encounter it in real world as libquadmath is usually built along with other small runtimes way before g++ or gfortran is ready.

他的基本想法是把 target 的順序打亂掉,也就是在有指定 --shuffle 時,不一定會照 a -> b -> c 的順序往下遞迴,而可能會是 c -> b -> a 或是其他的順序:

all: a b c

這樣對於抓那些在 -j 平行編譯時會出包的套件也很有幫助,不需要在 -j 開很大的情況下才能重製問題,而是平常就有機會在 CI 環境下被抓出來。

用 C 與 Makefile 開發的 Android 專案

上個禮拜在 Hacker News Daily 上看到「cnlohr/rawdrawandroid」這個專案:

Build android apps without any java, entirely in C and Make

看起來包括了 cross-compile 的支援,只要在 Makefile 裡面設定對應的平台就可以了:

You may want to support multiple platforms natively. Add the following to your Makefile: TARGETS:=makecapk/lib/arm64-v8a/lib$(APPNAME).so makecapk/lib/armeabi-v7a/lib$(APPNAME).so makecapk/lib/x86/lib$(APPNAME).so makecapk/lib/x86_64/lib$(APPNAME).so

當然專案的成熟度一定跟很多人用的 Android Studio 這些環境有差,但可以看出作者還是投入了不少精神在上面擴充各種可能性,可以看到這幾天還是一直有在修改文件與程式碼...

另外這個專案也試著讓使用者可以在 Windows 下使用 (透過 WSL 的實做)。

Vim 的 virtualedit 與 GNU Make 內的 .PHONY

在「Writing a Book with Pandoc, Make, and Vim」這邊看到作者在講他怎麼用 Pandoc + GNU Make + Vim 寫書,不過我這邊看到兩個有趣的東西 (標題提到的那兩個),拉出來寫一下...

一個是 Vim 的 set virtualedit=all,可以不受限制的移動,等到實際編輯時再產生出對應需要的空白,這對於畫表格會方便不少:

另外一個是 GNU Make 的用法,平常我們都是在 .PHONY 裡指定實際上不會存在的 target:

.PHONY: clean
clean:
        rm -rf ./output

這邊作者提供的方式是產生一個叫做 phony 的 target,然後就不需要在 .PHONY 裡條列,而是各自在自己的 target 裡面引用 phony

.PHONY: phony
clean: phony
        rm -rf ./output

不過作者有提到效能問題:

Note that this trick can slow down huge Makefiles.

另外作者又提醒我 draw.io 這個好用的工具,之前用過幾次後就忘記了...

用 Makefile 跑測試的 Makefile.test

Box 放出來的東西,用 Makefile 跑各種測試:「Introducing Makefile.test: A Generic Makefile to Run Test Executables」,專案在 GitHub 上的 box/Makefile.test

Makefile.test can be used to run any type of test executables. It is not language specific nor it requires any changes to your code. Parallel, serial execution, various platforms and make versions are supported. The executables can be organized in any desired way. The user only lists the test files, the rest is taken care of Makefile.test.

程式碼很短,看程式碼其實比看說明容易理解:「Makefile.test」。看完後感覺沒有很實用... 就當作趣味看一看 XD

BSD make 與 GNU make 的 Makefile...

前陣子看到 fcamel 丟出來的舊文章:「Debugging make」,花了一些時間看裡面關於 BSD make 與 GNU make 的相同處,之後寫 Makefile 的時候應該會相當有幫助。

目前的目標是 FreeBSDUbuntu,文章裡面有提到三個變數在兩個平台是通用的,分別是 $< (The source from which the target is to be made)、$* (The base name of the target (no extensions or directory))、$@ (The full name of the target)。

另外文章後面也有提到不相容的地方... 如果能避免就儘量避免?

加速 Perlbrew 安裝 Perl 的速度

Perlbrew 0.18 其中一項很重要的功能,是在 install perl 時可以使用 -j 的參數,像是這樣:

perlbrew --force install -j 4 perl-5.12.3

-j 這個參數會傳給 make,同時跑的 job 數量。(make 會處理 dependency 問題,理論上不會有問題)

Linode 512 上面 (Debian 64bits) 只用了 7 分鐘就把 Perl 5.12.3 裝完了 (之前是 21 分鐘),時間就是金錢啊... 細節可以參考 0.18 的 Changes 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