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PS 從 GPLv2 變成 Apache License, Version 2.0 了

CUPS 是處理印表機的軟體,在 macOS 以及其他各種 Unix-like 環境下都會使用。

在「CUPS relicensed to Apache v2」這邊看到 relicense 的消息,正式的公告則是在「CUPS License Change Coming」這邊可以看到:

Apple is excited to announce that starting with CUPS 2.3 we will be providing CUPS under the terms of the Apache License, Version 2.0.

剛好 GPLv2Apache License, Version 2.0 之間不相容,這樣跳過去算是趣味趣味...

Software Freedom Conservancy 對 Ubuntu 認定 ZFS 相容性的反對意見

在「Ubuntu 搞定 ZFS 授權問題,將直接納入系統中使用」這邊提到了 Canonical 的律師們認為搞定 ZFS 的授權問題。

Software Freedom Conservancy 則是提出反對意見:「GPL Violations Related to Combining ZFS and Linux」。

主要是討論 GPLv2CDDLv1 的感染性相容問題。

我是覺得 Ubuntu 的說法比較合理,但這種事情沒上法院前誰都不知道... (而且第一仗的結果會特別重要)

Ubuntu 搞定 ZFS 授權問題,將直接納入系統中使用

Canonical 的人 (Ubuntu 背後的公司) 跟律師研究後決定採用 .ko 的方式 (就像 nvidia.ko 的方式) 納入 ZFS,讓 Ubuntu 的人可以更方便使用,而不是像現在要另外手動做不少步驟:「ZFS Licensing and Linux」。

依照 Canonical 的研究,CDDL (ZFS) 與 GPLv2 (Linux) 的授權方式不同,所以可以找到方法交叉避開衝突:

While the CDDL and GPLv2 are both "copyleft" licenses, they have different scope. The CDDL applies to all files under the CDDL, while the GPLv2 applies to derivative works.

The CDDL cannot apply to the Linux kernel because zfs.ko is a self-contained file system module -- the kernel itself is quite obviously not a derivative work of this new file system.

And zfs.ko, as a self-contained file system module, is clearly not a derivative work of the Linux kernel but rather quite obviously a derivative work of OpenZFS and OpenSolaris. Equivalent exceptions have existed for many years, for various other stand alone, self-contained, non-GPL kernel modules.

至於這種說法是不是成立,至少在還沒上法院認證前也還不知道... 不過看起來 Canonical 是頗有自信,打算將 ZFS 弄進 Ubuntu,上面有不少好用的東西...

GNU GPLv2 的判例

OSNews 上看到 GNU GPLv2 在美國的判例:「The GNU GPL to be tested in court」。

引用的報導在「GPLv2 goes to court: More decisions from the Versata tarpit」這篇,裡面有幾個角色:

  • Ximpleware:撰寫了一套 XML parser,同時以 GPLv2 與商用版權釋出。
  • Versata:在自家產品 DCM software 使用了 Ximpleware 的 XML parser,依照後面的訴訟,看起來是沒有付錢買商用版本。而 DCM software 裡面沒有引用 GPLv2 條款,同時也當然沒有公開程式碼。
  • Ameriprise:付錢給 Versata 購買 DCM software 使用權的公司,另外取得 Versata 的授權,可以找外包商修改 Versata 的 DCM software。
  • Infosys:Ameriprise 的外包商。

起因在於 Versata 不爽 Infosys 拿他們的軟體開發同性質的軟體,結果告下去後這件事情牽扯到 GPLv2 的授權問題。

然後 Ximpleware 也跳出來告了所有人,還因為專利關係,告了 Versata 的其他客戶。

問題分成兩塊討論,一塊是 copyright,另外一塊是 patent。看了一下文章的說明,案子似乎還沒結束,但已經有些結論出來了。

在 copyright 的部份,法院要求明年二月底前必須上 patch 修正問題。也就是 GPLv2 的感染力是有效的,如果你不打算服從就要賠錢,然後把 GPLv2 程式碼拔乾淨。

而 patent 的部份有點複雜啊... Ximpleware 的控訴都不成立,不過理由沒有看懂 @_@

等有更多時間再來看其他的說明研究...

關於 Android 授權 (License) 的爭論:Linus Torvalds 的說法

昨天提到的「header file 與 GPL(v2) 的「衍生作品」...」,Linus Torvalds 也跑出來講話了:「Android: Sued by Microsoft, not by Linux

It seems totally bogus. We've always made it very clear that the kernel system call interfaces do not in any way result in a derived work as per the GPL, and the kernel details are exported through the kernel headers to all the normal glibc interfaces too.

他也不認為 header file (也就是提到的「kernel system call interfaces」) 會造成 GPLv2 內所提到的 derived work。

header file 與 GPL(v2) 的「衍生作品」...

Slashdot 上看到 Richard Stallman 在 2003 年 1 月對於 GPLv2 header file (當時只有 GPLv2,沒有 GPLv3) 對於作品是否有「感染力」的看法:「RMS On Header Files and Derivative Works」,也就是「如果我用了 GPLv2 的 header file,是否我的 code 因此就要使用 GPLv2」的問題。

Richard Stallman 在找了律師談過之後,引用 header file 不足以成為 GPLv2 裡面定義的「衍生作品」(Derivative work):

Our view is that just using structure definitions, typedefs, enumeration constants, macros with simple bodies, etc., is NOT enough to make a derivative work.

這篇剛好回應最近有人質疑 Android 因為使用 GPLv2 header file 而軟體本身使用非 GPLv2 授權的問題:「Android Faces Serious Linux Copyright / Copyleft Issues with GPL」:

Google used Linux headers, but did not release Android under the same GPL2 license, which is the most basic precept of GPL. (Android is released under the Apache Commercia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