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osts tagged "exchange"

最老的 BitTorrent 檔案

TorrentFreak 上看到 15 年前的 torrent,現在還活著:「World’s Oldest Torrent Still Alive After 15 Years」。

當年一開始出來的時候還是有 tracker 架構,不是完全的 p2p,但即使如此,對於當時檔案傳輸的幫助超大。現在在 bootstrap 後 (像是抓個前面提到的 fan-made torrent) 就可以靠 Peer exchangeDHT 達到 tracker-less 了。

而在遊戲界領域裡,Blizzard 也曾經採用了這個方式提供 patch 以降低伺服器端的頻寬壓力。不過後來好像是靠 CDN,就不用 P2P 的方式了?畢竟後來 CDN 競爭激烈不少,這類靜態檔案下載的技術大家都很成熟,對於有量的公司可以直接談個還不錯的價錢,而 P2P 還是有可能會受到干擾,走 HTTP (以及後來的 HTTPS) 還是遊戲公司的首選。

算是網路歷史上少數真正分散式的架構... 不會受到 vendor 喊停就不見。

Amazon 西雅圖辦公室拿隔壁棟 Data Center 的廢熱當空調

Amazon 的其中一個辦公室拿隔壁 data center 的廢熱借來當自己辦公室的空調:「Amazon to use data centre waste heat to warm corporate offices」,原始報導在「The super-efficient heat source hidden below Amazon's Seattle headquarters」。除了嘗試省電省成本以外,對企業形象也比較好...

隔壁 Westin Building Exchange 的地址是「2001 6th Ave #300, Seattle, WA 98121」,辦公室則是在「2040 6th Ave, Seattle, WA 98121」,無論是從地址上看,或是 Google Maps 上可以看,都可以看出來兩棟就在旁邊而已,拉管線就簡單很多了。

預定二十五年省 80M 度電,所以一年大約是 3.2M 度,以「Seattle, WA Electricity Rates | Electricity Local」這邊給的數字來算,商業用店每度是 USD$0.068,每年大約省下 USD$217,600 (所以每年大約可以省下台幣六百萬),以 3800 人的辦公室來說其實有點微妙,不過以 PR 的角度還看其實就很划算了 XDDD:

It is expected, over the course of 25 years, to save approximately 80 million kWh of electricity use by Amazon.

不知道這套系統花多少錢...

「把工作自動化」的討論

最近在 The Workplace Stack Exchange 上還蠻火紅的一篇文章:「Is it unethical for me to not tell my employer I’ve automated my job?」。

作者的全職工作是從系統上抓資料出來,貼到 spreadsheet 上 (也許是 Excel?),這份工作的薪資還不錯,然後作者寫程式自動化掉後發現他每禮拜只需要做一兩個小時了:

There might be amendments to the spec and corresponding though email etc, but overall, I spend probably 1-2 hours per week on my job for which I am getting a full time wage.

然後在糾結要不要跟雇主講,跑上來發文 XDDD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圍觀看一看下面的回應...

2015 年的 Turing Award 由 Whitfield Diffie 與 Martin E. Hellman 獲得

紐約時報看到今年的 Turing AwardWhitfield DiffieMartin E. Hellman 獲得:「Cryptography Pioneers Win Turing Award」。在 Turing Award 官網上也可以看到對應的說明。

Diffie–Hellman key exchange 是全世界第一個 (1976 年) 在公開頻道上建立 shared secret 的演算法,直到現在都還廣泛的被使用,可以防禦被動式的監聽攻擊:

The Diffie–Hellman key exchange method allows two parties that have no prior knowledge of each other to jointly establish a shared secret key over an insecure channel.

現在這個演算法用在 PFS (Perfect forward secrecy),或稱為 FS (Forward secrecy),確保 public key 被破解前的連線記錄不會輕易被破解,於是更確保了資料的安全性:

a secure communication protocol is said to have forward secrecy if compromise of long-term keys does not compromise past session keys.

後來這個演算法也被延用到 Elliptic curve 上,也就是 ECDH,因為不使用 Z_{2^p}Z_p (field) 而是使用 Elliptic curve (group),而大幅降低了可被拿來攻擊的特性,而使得 key 的長度可以比 RSA 小很多。

上一個因密碼學拿到 Turing Award 的是 2012 年得獎的 Silvio MicaliShafi Goldwasser,他們所音發展出來的用以對密碼系統驗證的數學方法而得獎。

而更有名的應該是 2002 年 Ronald L. RivestAdi ShamirLeonard M. Adleman 因為 RSA 演算法而得獎的事情。

在愈來愈多新聞揭露安全與隱私問題後 (尤其是政府對人民的監控),密碼學愈來愈被重視。之前在密碼學領域做出重大貢獻的人也陸陸續續得獎...

OpenSSL 的 ECDH 中,224 bits 速度比 160/192 bits 快的原因

openssl speed ecdh 的時候發現很特別的現象:

Doing 160 bit  ecdh's for 10s: 40865 160-bit ECDH ops in 9.99s
Doing 192 bit  ecdh's for 10s: 34169 192-bit ECDH ops in 9.99s
Doing 224 bit  ecdh's for 10s: 60980 224-bit ECDH ops in 9.99s
Doing 256 bit  ecdh's for 10s: 34298 256-bit ECDH ops in 10.00s
Doing 384 bit  ecdh's for 10s: 9602 384-bit ECDH ops in 10.00s
Doing 521 bit  ecdh's for 10s: 9127 521-bit ECDH ops in 9.99s

原因是 Google 這篇論文的貢獻:「Fast Elliptic Curve Cryptography in OpenSSL」,開頭就提到:

We present a 64-bit optimized implementation of the NIST and SECG-standardized elliptic curve P-224.

而實際成果:

full TLS handshakes using a 1024-bit RSA certificate and ephemeral Elliptic Curve Diffie-Hellman key exchange over P-224 now run at twice the speed of standard OpenSSL, while atomic elliptic curve operations are up to 4 times faster.

OpenSSLCHANGES 也可以看到對應的修改,不只是 NIST-P224 有被改善,其他的 NIST-P256 與 NIST-P521 也都有被改善:

Add optional 64-bit optimized implementations of elliptic curves NIST-P224, NIST-P256, NIST-P521, with constant-time single point multiplication on typical inputs.

頗特別的...

SSL/TLS 的 Perfect Forward Secrecy...


寫這篇順便測試 MathJax 的效果...

因為 NSA 的惡搞,這陣子 PFS (Perfect Forward Secrecy) 突然被拿出來討論:

在講 PFS 前,得先講 Diffie-Hellman key exchange (D-H)。

D-H 是利用這個等式:

$$(g^a)^b \equiv (g^b)^a \mod p$$

其中 \(p\) 是大質數,而 \(g\) 是 \(p\) 的 primitive root (即不存在任何 \(n < p\) 可以使得 \(g^n \equiv 1 \mod p\))。 而因為當 \(p\) 夠大時,要從 \(g^a \mod p\) 計算 \(a\) 就是離散對數問題,而離散對數問題是已知沒有有效率計算的問題,所以我們會假定當 \(p\) 夠大時,傳輸 \(g^a \mod p\) 是無法用合理資源計算得知 \(a\)。

因此,Alice 與 Bob 就可以產生自己的 private secret \(a\) (Alice) 與 \(b\) (Bob),計算出 \(g^a\) 與 \(g^b\) 後公開傳輸給對方,當 Bob 收到 Alice 提供的 \(g^a\) 時就計算 \((g^a)^b \equiv g^{ab} \mod n\),而 Alice 收到 Bob 提供的 \(g^b\) 後可以計算 \((g^b)^a \equiv g^{ba} \equiv g^{ab} \mod n\)。

而攻擊者只拿到公開的 \(g^a\) 與 \(g^b\) 以及 \(g\),無法計算出 \(g^{ab}\),於是就雙方就建立一組 shared secret 了。

回到 SSL/TLS 的問題上,由於 RSA 加解密的速度並不快,所以 SSL/TLS 是在 RSA 的保護下交換 RC4 或是 AES 所需要的金鑰 (key)。

交換 key 這件事情除了可以直接交換以外,還可以利用 D-H 交換。

D-H 交換可以確保當 RSA key 被破解時還要再破每個 session 的 D-H 所產生出來的 key,而直接交換的話,只要破一把 RSA key 就可以解出所有 traffic 了。

而 PFS 會被提出來,是因為目前消息指出 NSA 其實有在錄下 SSL/TLS 流量,等哪天有機會取得 RSA key 的時候 (無論是硬解,或是其他方式),就有機會能夠一次破一卡車資料... (因為目前大部分的 SSL/TLS 流量都沒有上 PFS)

雖然 PFS 會慢一些,不過已經確認 NSA 打算來搞了,所以還是乖乖加上去吧... @_@

用 Net::OpenID::Consumer 取得 Google 的帳戶資料

GoogleOpenID 服務有提供 OpenID Attribute Exchange 1.0 (參考「Federated Login for Google Account Users」這個網頁), 測了一陣子才知道要怎麼透過 PerlNet::OpenID::Consumer 取得資料:

my $csr = Net::OpenID::Consumer->new(
    ua => LWPx::ParanoidAgent->new,
    args => {},
    consumer_secret => 'secret',
    required_root => 'http://.../',
    minimum_version => 2
);

my $claimed_identity = $csr->claimed_identity('https://www.google.com/accounts/o8/id');

$claimed_identity->set_extension_args(
    'http://openid.net/srv/ax/1.0',
    {
        mode => 'fetch_request',
        required => 'email',
        'type.email' => 'http://axschema.org/contact/email',
    }
);

my $check_url = $claimed_identity->check_url(
    delayed_return => 1,
    return_to => 'http://.../...',
    trust_root => 'http://.../'
);

say $check_url;

之前會試不出來,主要是卡在 type.email 忘記加,加上去的時候又打成 email...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