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Posts tagged "condition"

讀書時間:Meltdown 的攻擊方式

Meltdown 的論文可以在「Meltdown (PDF)」這邊看到。這個漏洞在 Intel 的 CPU 上影響最大,而在 AMD 是不受影響的。其他平台有零星的消息,不過不像 Intel 是這十五年來所有的 CPU 都中獎... (從 Pentium 4 以及之後的所有 CPU)

Meltdown 是基於這些前提,而達到記憶體任意位置的 memory dump:

  • 支援 µOP 方式的 out-of-order execution 以及當失敗時的 rollback 機制。
  • 因為 cache 機制造成的 side channel information leak。
  • 在 out-of-order execution 時對記憶體存取的 permission check 失效。

out-of-order execution 在大學時的計算機組織應該都會提到,不過我印象中當時只講「在確認不相干的指令才會有 out-of-order」。而現代 CPU 做的更深入,包括了兩個部份:

  • 第一個是 µOP 方式,將每個 assembly 拆成更細的 micro-operation,後面的 out-of-order execution 是對 µOP 做。
  • 第二個是可以先執行下去,如果發現搞錯了再 rollback。

像是下面的 access() 理論上不應該被執行到,但現代的 out-of-order execution 會讓 CPU 有機會先跑後面的指令,最後發現不該被執行到後,再將 register 與 memory 的資料 rollback 回來:

而 Meltdown 把後面不應該執行到 code 放上這段程式碼 (這是 Intel syntax assembly):

其中 mov al, byte [rcx] 應該要做記憶體檢查,確認使用者是否有權限存取那個位置。但這邊因為連記憶體檢查也拆成 µOP 平行跑,而產生 race condition:

Meltdown is some form of race condition between the fetch of a memory address and the corresponding permission check for this address.

而這導致後面這段不該被執行到的程式碼會先讀到資料放進 al register 裡。然後再去存取某個記憶體位置造成某塊記憶體位置被讀到 cache 裡。

造成 cache 內的資料改變後,就可以透過 FLUSH+RELOAD 技巧 (side channel) 而得知這段程式碼讀了哪一塊資料 (參考之前寫的「Meltdown 與 Spectre 都有用到的 FLUSH+RELOAD」),於是就能夠推出 al 的值...

而 Meltdown 在 mov al, byte [rcx] 這邊之所以可以成立,另外一個需要突破的地方是 [rcx]。這邊 [rcx] 存取時就算沒有權限檢查,在 virtual address 轉成 physical address 時應該會遇到問題?

原因是 LinuxOS X 上有 direct-physical map 的機制,會把整塊 physical memory 對應到 virtual memory 的固定位置上,這些位置不會再發給 user space 使用,所以是通的:

On Linux and OS X, this is done via a direct-physical map, i.e., the entire physical memory is directly mapped to a pre-defined virtual address (cf. Figure 2).

而在 Windows 上則是比較複雜,但大部分的 physical memory 都有對應到 kernel address space,而每個 process 裡面也都還是有完整的 kernel address space (只是受到權限控制),所以 Meltdown 的攻擊仍然有效:

Instead of a direct-physical map, Windows maintains a multiple so-called paged pools, non-paged pools, and the system cache. These pools are virtual memory regions in the kernel address space mapping physical pages to virtual addresses which are either required to remain in the memory (non-paged pool) or can be removed from the memory because a copy is already stored on the disk (paged pool). The system cache further contains mappings of all file-backed pages. Combined, these memory pools will typically map a large fraction of the physical memory into the kernel address space of every process.

這也是 workaround patch「Kernel page-table isolation」的原理 (看名字大概就知道方向了),藉由將 kernel 與 user 的區塊拆開來打掉 Meltdown 的攻擊途徑。

而 AMD 的硬體則是因為 mov al, byte [rcx] 這邊權限的檢查並沒有放進 out-of-order execution,所以就避開了 Meltdown 攻擊中很重要的一環。

無縫更換 symbolic link 所指的目錄或檔案

這邊如果把 atomatically 翻成原子性好像怪怪的,就照意思來翻好了。

這是一篇 2005 年的文章,講如何更換 symbolic link 內容,而且確保 symbolic link 不會短時間不見:「How to change symlinks atomically」。

作者拿了 strace 解釋 ln -snf 的例子,來說明這個方法沒辦法做到無縫:

$ strace ln -snf new current 2>&1 | grep link
unlink("current")         = 0
symlink("new", "current") = 0

unlink()symlink() 中間的 race condition 如果有人存取這個 symbolic link 就會失敗。作者提了這樣的方法來解決:

$ ln -s new current_tmp && mv -Tf current_tmp current

在「How does one atomically change a symlink to a directory in busybox?」這邊雖然提問的是 BusyBox,但道理相同,提到了怎麼做以及為什麼 (不要看綠色勾勾那個,看分數比較高的那個):

This can indeed be done atomically with rename(2), by first creating the new symlink under a temporary name and then cleanly overwriting the old symlink in one go.

DocumentRoot 是 symbolic link 時,這點變得很重要。這個方法才能避免切換目錄的過程中間不會有空檔,導致使用者收到 404...

另外通常會配合 mod_realdoc 一起用,避免程式用到 DocumentRoot 的路徑而導致前面指到的東西跟後面指到的東西不同。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