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搜尋無法使用 Lynx 或是 w3m 操作了

看到「No more google for console junkies」這篇,裡面提到了新版的 Google 沒辦法用 Lynx 操作了,拿 w3m 測了一下發現也不行了,可以搜到東西,但連結的操作已經是 JavaScript 化了,而這兩個瀏覽器都不支援 JavaScript,所以就卡住了...

是個從早年的 Unobtrusive JavaScript 概念,到現在沒有 JavaScript 就不會動的年代...

有翻到一些有支援 JavaScript 的 terminal web browser (LinksELinks),但都只是實驗品,連輸入中文都有問題... :/

Google 與 Cloudflare 測試 Post-Quantum 演算法的成果

這幾年量子電腦的進展不斷有突破,雖然到對於攻擊現有的密碼學看起來還有一段時間,但總是得先開始研究對量子電腦有抵抗性的演算法...

其中 Google Chrome 的團隊與 Cloudflare 的團隊手上都有夠大的產品,兩個團隊合作測試的結果在學界與業界都還蠻重視的:「Real-world measurements of structured-lattices and supersingular isogenies in TLS」、「The TLS Post-Quantum Experiment」。

Google Chrome 這邊是使用了 Canary 與 Dev 兩個 channel,有控制組與兩個新的演算法:

Google Chrome installs, on Dev and Canary channels, and on all platforms except iOS, were randomly assigned to one of three groups: control (30%), CECPQ2 (30%), or CECPQ2b (30%). (A random ten percent of installs did not take part in the experiment so the numbers only add up to 90.)

這兩個演算法有優點也有缺點。一個是 key 比較小,但運算起來比較慢 (SIKE,CECPQ2b);另外一個是 key 比較大,但是運算比較快 (HRSS,CECPQ2):

For our experiment, we chose two algorithms: isogeny-based SIKE and lattice-based HRSS. The former has short key sizes (~330 bytes) but has a high computational cost; the latter has larger key sizes (~1100 bytes), but is a few orders of magnitude faster.

We enabled both CECPQ2 (HRSS + X25519) and CECPQ2b (SIKE/p434 + X25519) key-agreement algorithms on all TLS-terminating edge servers.

感覺還是會繼續嘗試,因為這兩個演算法的缺點都還是有點致命...

Google Chrome 要藉由拆開 HTTP Cache 提昇隱私

在「Prepare For Fewer Cache Hits As Chrome Partitions Their HTTP Cache」這邊看到的,Google Chrome 打算要拆開 HTTP Cache 以提昇安全性與隱私性。

有 cache 跟沒有 cache 可以從讀取時間猜測出來,這樣就可以知道瀏覽器是否有這個特定 url 的 cache。

在原文的作者所給的例子沒有這麼明顯,這邊舉個實際一點的例子來說好了... 我想要知道你有沒有看過 zonble 的「返校」這篇文章,我就拿這篇文章裡面特有的資源來判斷。

以這篇文章來說,我可以選擇第一張圖片的網址 https://i0.wp.com/c1.staticflickr.com/1/603/31746363443_3c4f33ab18_n.jpg?resize=320%2C200&ssl=1 這個 url 來判斷讀取時間,藉此我就可以反推你有沒有看過這篇文章,達到攻擊隱私的效果。

解決的方法就是作者文章裡所提到的方法,把 HTTP cache 依照不同的網站而分開 (在 Safari 已經支援這個功能,而 Firefox 正在研究中)。

當然這樣做應該會對流量有些影響,但考慮到這些日子有很多新技術可以增加下載速度,這個功能應該是還能做...

Chrome 將不會在 HTTPS 頁面上載入 HTTP 資源...

現在 Google Chrome 的穩定版是 77,到了十二月會推出的 79 的時候,就會有一連串的避免 HTTPS 頁面使用 HTTP 資源的措施:「No More Mixed Messages About HTTPS」。

首先是 79 的時候會有新的界面,讓使用者可以修改阻擋類的設定。

到了 80 的時候會試著將 HTTP 的影音 <audio><video> 升級到 HTTPS 連線,如果 HTTPS 讀不到的話就當作讀取失敗。但圖片 <img> 的部份則是會讀進來,只是安全性上會顯示 Not Secure。

到了 81 就是這系列的最終階段,包括 <img> 也會一使用 80 時影音的邏輯,沒辦法在 HTTPS 上讀到就當作讀取失敗。

Safari 上 uBlock Origin 的情況

uBlock Origin 在 2016 的時候 porting 到 Safari 上,但在 2018 後就沒有再更新了,維護者在「Explanation of the state of uBlock Origin (and other blockers) for Safari #158」這邊說明了目前的情況。

主要就是蘋果要廢掉本來的 Extension API,而替代的框架裡沒有對應的 content filtering 能力,所以在新的框架內無法實做 uBlock Origin 的功能...

維護者的建議是換瀏覽器,但其實可以選擇的瀏覽器愈來愈少了 (因為 Google Chrome 這邊也在搞),所以維護者的建議就是換成 Firefox

另外我自己會建議用看看 Brave,因為 Brave 已經決定,如果 Google Chrome 修改 webRequest 的阻擋能力 (也就是這次的 Manifest V3),他們會繼續維持本來的相容性,所以可以預期 uBlock Origin 應該還是會動 (參考之前寫的「Brave 試用」這篇)。

Google Chrome 也要打開 DoH

Google Chrome 也要支援 DNS over HTTPS (DoH) 了,不過 Google 的作法比 Firefox 軟 (大概這種東西都有經過反壟斷法的評估?),會先判斷系統的 DNS 是否在支援 DoH 的清單內,在不改變 DNS 服務商的情況下,從本來的 UDP 查詢變成 DoH 查詢:「Experimenting with same-provider DNS-over-HTTPS upgrade」。

清單可以從「DNS over HTTPS (aka DoH)」這邊看到,除了 Google 自己外,也有 Cloudflare 與其他支援 DoH 的 DNS 服務商。

這個功能會從 Chrome 78 生效 (現在 stable 與 beta 都還是 77):

We are aiming for an experiment in Chrome 78 (branch cut: Sept 5th; estimated Stable: Oct 22nd) followed by a launch if everything goes well.

Brave 試用

目前主力的瀏覽器還是 Google Chrome,會試著用其他的瀏覽器基本上就是「所以 Google 要對 ad blocker 全面宣戰了...」這篇文章提到的事情,然後找看看有什麼方案可以用...

先前測過 Firefox,但目前光是只開著三個 Slack 就會當掉 (三個 tab 都吃滿 100% CPU,所以可以在 top 上看到 300% 的使用率),另外整理的順暢度還是差了很大一截,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好理由換過去...

而這次測的 Brave 是從 Chromium 改出來的,看起來沒有改動太多東西,連 extension 站台都直接吃 Google Chrome 的,基本上都會動。

測了兩天有一些問題:

目前來看轉換成本不算太高,之後 Google Chrome 真的動手搞 ad blocker 時可以考慮換過來...

用 Machine Learning 改善 Streaming 品質的服務與論文

Hacker News 上看到「Puffer」這個服務,裡面利用了 machine learning algorithm 動態調整 bitrate,以提昇傳輸品質。

測試得到的數據後來被整理起來一起放進論文:「Continual learning improves Internet video streaming」。

在開頭介紹了 Fugu 這個演算法:

We describe Fugu, a continual learning algorithm for bitrate selection in streaming video.

而 Puffer 就是實驗網站:

We evaluate Fugu with Puffer, a public website we built that streams live TV using Fugu and existing algorithms. Over a nine-day period in January 2019, Puffer streamed 8,131 hours of video to 3,719 unique users.

這個站台提供了許多真實的頻道進行測試:

Stream live TV in your browser. There's no charge. You can watch U.S. TV stations affiliated with the NBC, CBS, ABC, PBS, FOX, and Univision networks.

可以看到 Fugu 的結果很好,比起其他提出的方案是全面性的改善:

這邊是用 WebSocket 測試,並且配合了不同的 TCP congestion algorithm,沒有太考慮額外的計算成本...

在 Chrome 的 FileSystem API 的漏洞被補上後,偵測私密瀏覽模式的方式

Google Chrome 74 版修掉了一般模式與私密瀏覽模式下 FileSystem API 明顯的不同處後,自然就會有人研究其他的偵測方式:「Bypassing anti-incognito detection in Google Chrome」。

作者提出來的方式是透過 Quota Management API,一般模式與私密瀏覽模式下會得到不同的值,尤其是硬碟夠大的時候上限是不一樣的:

不過這個看起來應該比較好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