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OpenCV 處理 webcam 的背景,再用 pyfakewebcam 接回給視訊軟體用...

最近武漢肺炎的關係,導致蠻多人會在家裡使用視訊會議,但背景一直是個問題... 然後就看到這篇文章:「Open Source Virtual Background」。

作者用 python-opencv 先處理 webcam 進來的影像 (看起來不只去背,還加上了 hologram 的效果 XDDD),然後再用 pyfakewebcamv4l2loopback 模擬成一個 webcam 餵回給視訊軟體,結果就惡搞成這樣了:

話說回來,最近各電商平台的 webcam 與視訊機都缺貨,還好之前有買個便宜的頂著,不然就得開筆電了...

全自動化「印出來,簽名,掃描再寄回去」的事情

看到「falsisign」這個專案 (FalsiScan: Make it look like a PDF has been hand signed and scanned),完全符合這個 blog 的副標題「幹壞事是進步最大的原動力」的精神,不介紹一下好像說不過去...:

For bureaucratic reasons, a colleague of mine had to print, sign, scan and send by email a high number of pages. To save trees, ink, time, and to stick it to the bureaucrats, I wrote this script.

把「印出來簽名再寄掃描回去」這種事情在電子系統上全自動化:產生出來的 PDF 會把預先嵌好的簽名貼到程式指定的位置上,另外還會稍微把把紙張轉一些角度,並且加上影印時會產生的黑邊...

有超多這種雜事要處理,但是又閃不掉的人,可以研究一下...

花最多錢的 API call

昨天看到這個有趣的討論,要怎麼樣在一個 API call 裡面花最多錢:「How to burn the most money with a single click in Azure」。

主要是這篇開始,在 AWS 上面買 RDS 的 RI,這一個 API call 可以花三百多萬美金:

然後作者試著在 Azure 上找到 Cosmos DB 可以花到九百多萬美金:

另外一個是用 Blob Storage 撐量出來,一億六千多萬美金:

然後最終極的方法是 999 台 instance 的 RI,可以到八億 XDDD:

不過後面這些方法應該買不下去,雲端服務預留的 capacity 應該不夠這樣搞...

Blockchain 的使用時機

這兩則可以一起看,首先是 Jimmy Wales 對於提議用 blockchain 記錄維基百科的回應:

另外一個是 xkcd 最近的酸圖:

腦袋裡又瞬間冒出「詐騙集團」這個詞彙 XDDD

離開 Vim 的方法

先說明最基本的方法是按個幾下 Esc 確保離開 insert mode,然後輸入 :q 然後 enter 就可以離開。

在「How to exit vim」這邊則是創意大賽,尤其是前面幾個方式:

:!ps axuw | grep vim | grep -v grep | awk '{print $2}' | xargs kill -9

想練功的可以看一下指令,然後用 man 看一下說明學一些東西 XD

在家裡遺失 Kindle 的找法...

Hacker News Daily 上看到的文章,作者遺失了 Kindle,但是確定在家裡 (因為在 router log 上看得到):「Any way to find a lost Kindle inside a house?」。

然後作者發現每天早上五點半到六點半 Kindle 會自己同步,所以塞了一個夠大的 PDF 進去以確保有夠長的時間連在網路上,然後用三台跑 Kali Linux 的筆電定位,完全是一個殺雞用牛刀的概念 XDDD (還是他家真的超大?)

但記得這要在剛遺失的時候就要找,不然等到 Kindle 的電池也沒電就沒救了 XDDD 以原文作者的情況,如果真的是這種 case 說不定到時候會拿金屬探測器掃 XDDD

老闆走近時自動切換視窗的玩具...

看到「Daytripper: Hide-My-Windows Laser Tripwire」這個東西,可以偵測有人走過 (然後你就可以設定後續的行為):

用電池供電,充滿可以供應 40 小時,然後再用 Type-C 充電...

詩篇的作者抱怨不知道自己詩篇考題的答案...

2017 年的文章,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冒出來,但還蠻有趣的...

看到「I Can’t Answer These Texas Standardized Test Questions About My Own Poems」這篇,Sara Holbrook 收到信件跑來問問題 (節錄前面的部份):

Hello Mrs. Holbrook. My name is Sean, and I’m an 8th grade English teacher in Texas. I’m attempting to decipher the number of stanzas in your poem, ‘Midnight’. This isn’t clear from the formatting in our most recent benchmark. The assessment asks the following question:

作者最後的抱怨也很有趣:

My final reflection is this: any test that questions the motivations of the author without asking the author is a big baloney sandwich. Mostly test makers do this to dead people who can’t protest. But I’m not dead.

I protest.

這邊其實也是在偷戳「作者之死」現象... 另外一則也有類似的情況,發生的早一點的台灣 (2016) XDDD

文學的過度解讀現象 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