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 的浮水印功能

Hacker News Daily 上看到 The Intercept 介紹了 Zoom 的浮水印功能,以及如果你要洩密的話要如何自保:「What You Should Know Before Leaking a Zoom Meeting」。這篇文章主要不是談 Zoom 之前被討論的那些問題,而就 Zoom 的浮水印功能來討論。

Zoom 支援 video watchmark 與 audio watchmark:

依照描述的兩個方式,看起來都不難破,但主要是要提醒記者,如果要放出線人提供的 Zoom 錄音或是錄影,要注意到裡面是否有 watchmark 導致線人的資訊被洩漏:

Journalists should also be wary of publishing raw audio leaked from Zoom meetings, particularly if the source is not sure whether audio watermarking was enabled or not.

翻了一下 GitHub 沒搜到有工具可以處理,這點可能要等人發展出來...

Firefox 也打算淘汰 ESNI,改推 ECH

Firefox 也打算放棄 ESNI,改推 ECH 了:「Encrypted Client Hello: the future of ESNI in Firefox」。

目前的 85 版 (目前的 beta) 支援了 ECH draft-08,想要玩看看的人就可以測試了:

Firefox 85 replaces ESNI with ECH draft-08, and another update to draft-09 (which is targeted for wider interoperability testing and deployment) is forthcoming.

另外一個要看的當然就是 Google 家的 Chromium 了,不過這個協定對 Google 的誘因應該是超大,有機會直接穿入中國市場... 只是不知道會不會自己搞一套 protocol。

IdenTrust 願意再幫 Let's Encrypt 交叉簽三年

先前在「Let's Encrypt 在 Android 平台上遇到的問題」這邊提到了 IdenTrustLet's Encrypt 交叉簽名的有效日會在 2021 年的八月底左右到期,而這會導致比較舊的 Android 平台因為沒有內建 ISRG Root X1 這個憑證,造成 Let's Encrypt 簽出來的憑證在這些舊的 Android 裝置上都認不出來。

文章出來過了一個多月後,剛剛看到 Let's Encrypt 發佈消息,IdenTrust 願意再交叉簽名三年:「Extending Android Device Compatibility for Let's Encrypt Certificates」,當時猜測發文是要讓 IdenTrust 表態,看起來目的達成了...

話說中間跑出來的「ZeroSSL 也提供免費的 SSL Certificate (DV) 了」不知道後續會怎麼樣,之後可以看看 Certificate Transparency 的資料來看看到底有多少人用...

GitHub 拿掉所有非必要的 Cookie 了

GitHub 家的老大宣佈拿掉 cookie banner 了,因為他們直接把所有非必要的 cookie 都拿掉了:「No cookie for you」。

會有 cookie banner 主要是因為歐盟的規定:

Well, EU law requires you to use cookie banners if your website contains cookies that are not required for it to work. Common examples of such cookies are those used by third-party analytics, tracking, and advertising services. These services collect information about people’s behavior across the web, store it in their databases, and can use it to serve personalized ads.

然後他們的解法是拔掉:

At GitHub, we want to protect developer privacy, and we find cookie banners quite irritating, so we decided to look for a solution. After a brief search, we found one: just don’t use any non-essential cookies. Pretty simple, really. 🤔

是個「解決製造問題的人」的解法 XDDD (但是是褒意)

Cloudflare 改推 ECH 加密整個 TLS 的 ClientHello

Cloudflare 本來在推的 ESNI 現在變成 ECH 了:「Good-bye ESNI, hello ECH!」。

上面這張圖是 ESNI,下面這張是 ECH:

可以看出來 ECH 最主要的差異是把本來的 ClientHello 都加密包起來了,伺服器會先試著解內層的 ClientHelloInner,失敗的時候會用外層的 ClientHelloOuter:

The server completes the handshake with just one of these ClientHellos: if decryption succeeds, then it proceeds with the ClientHelloInner; otherwise, it proceeds with the ClientHelloOuter.

看得出來 ECH 的其中一個目標是讓他看起來跟一般的 TLS 連線一樣,這樣就能順便解掉 censorship 的問題...

其中一個原因應該也是因為之前中國與俄國的直接封掉 ESNI:

In August 2020, the Great Firewall of China started blocking ESNI traffic, while still allowing ECH traffic.

In October 2020, Russian ISPs such as Rostelecom and its mobile operator Tele2 started blocking ESNI traffic.

不過仍然還有分析 HTTPS pattern 的方式可以抓 (就是文章裡提的 traffic analysis),目前看起來只處理了 ClientHello 本身,現在還是有機會分析 handshake 過程來擋,必須繼續改善 ECH 的協定,讓整個流程看起來都跟一般的 TLS 一樣...

可以等著看,到時候在中國的效果如何了,會不會讓國外的各大服務直接打進去呢...

Cloudflare 拔掉使用 Cookie 分析的功能

這兩則應該可以一起看,雖然相差了兩個多月。

首先是今年九月底的時候提供隱私優先的分析系統:「Free, Privacy-First Analytics for a Better Web」,接下來是最近 (十二月) 宣佈要把 __cfduid 這組 cookie 拔掉:「Deprecating the __cfduid cookie」。

文章裡面沒有提到現在是怎麼偵測的,但我猜是瀏覽器的 fingerprint 資料已經足夠辨識了,不需要用到 cookie,這點可以參考 EFF 的「Cover Your Tracks」。

所以 privacy-first 這件事情也只是程度上而已,為了要防禦 bot,還是得正確辨識出不同的使用者,也就是說,現在不用 cookie 不代表 privacy 就高很多。不過這的確是試著在技術上努力降低疑慮就是了...

真的想要在 internet 上隱藏身份的人還是用 Tor 吧,基本上最少應該拿 Tor Browser,更小心一點應該用 Tails 這類軟體。

Cloudflare 與 ISP 合作推出 ODoH 加強隱私,然後 Google 想要看 HTTPS 流量

Cloudflare 推出了 ODoH (目前是 IETF 的 draft:「Oblivious DNS Over HTTPS」):「Improving DNS Privacy with Oblivious DoH in 1.1.1.1」,在 Hacker News 上面也有討論:「Improving DNS Privacy with Oblivious DoH (cloudflare.com)

基本上就是 DNS over HTTPS 在上面架一層 Proxy,但這層 Proxy 不能是 Cloudflare 自己:

這樣一來 Cloudflare 知道 IP address 的機會就會比較小,藉以達到要求,先前要達到這樣的效果必須透過 ISP 提供的 HTTP/HTTPS Proxy (像是已經淘汰的 proxy.hinet.net:「HiNet 宣佈年底關閉 Proxy 服務」),或是透過 Tor,但 Tor 的效能會讓 query 速度慢不少。這次的這個服務的確是好不少...

技術上來說,當 Cloudflare 與 ISP 都把所有的 packet 記錄下來後,兩邊合作還是可以取得原始的 IP 資訊,以這個例子來說,你跟總部在香港的 PCCW 集團合作,看起來就不怎麼吸引人啊...

不過隔壁棚的 Google 則是讓人吐血中,打算用 Prefetch 名義看到你的 HTTPS 流量:「Continuing our journey to bring instant experiences to the whole web」,這樣一來,就有不少的機會 Google 可以分析出來使用者在看什麼 Netflix 影片了 (要看 Prefetch 到什麼程度,2017 年的時候做出來有 99.99% 的準確度):「利用 Side-channel 資訊判斷被 HTTPS 保護的 Netflix 影片資訊」。

來坐著等看 Google 這邊的好戲...

Smart TV 與遊戲主機的 DNS 經常是設死的

Hacker News Daily 上看到「Your Smart TV is probably ignoring your PiHole」,裡面提到了很多遊戲主機並不會依照從 DHCP 拿到的 DNS 設定使用,而是直接設死:

Nearly 70% of smart TVs and 46% of game consoles were found to contain hardcoded DNS settings - allowing them to simply ignore your local network’s DNS server entirely. On average, Smart TVs generate an average of 60 megabytes of outgoing Internet traffic per day, all the while bypassing tools like PiHole.

裡面提到的論文是「Characterizing Smart Home IoT Traffic in the Wild」這篇,裡面分析了不同種類的裝置 DNS 的狀況,以及 HTTP/HTTPS 的比率:

回到原來的文章,裡面提到了用 NAT 的方式把 1.1.1.1 的 TCP/UDP Port 53 導到 Pi-hole 上面過濾,這樣看起來還行,下面的 DNS over TLSDNS over HTTPS 因為走其他特定的 TCP port,應該是不受影響...

Dehydrated 使用 ZeroSSL 的方式

上一篇「ZeroSSL 也提供免費的 SSL Certificate (DV) 了」提到 ZeroSSL 的服務,而各家 acme client 也都陸陸續續支援了。

Dehydrated 是在 2020/09/15 的時候實做:「EAB + ZeroSSL support」,我就抓了個新版,更新之前自己包的 PPA dehydrated-lite...

Dehydrated 的設定方式還蠻簡單的,在 /etc/dehydrated/config 裡面這樣寫:

CA=zerossl
EAB_HMAC_KEY=x
EAB_KID=y

其中兩個 EAB 的資訊可以在 ZeroSSL 網站上面取得,然後其他就照舊跑...

ZeroSSL 也提供免費的 SSL Certificate (DV) 了

Facebook 上被朋友敲可以測 ZeroSSL,另外一個透過 ACME 協定提供免費的 SSL Certificate,不過目前只有支援單一網域名稱 (DV):「Another free CA as an alternative to Let's Encrypt (scotthelme.co.uk)」。

我先前就有在測 ZeroSSL,不過驗證一直過不去,當時有在 Twitter 上找 ZeroSSL 帳號問,但 ZeroSSL 的人說 ACME 的部份不在客服範圍,就先丟著...

剛剛發現是自己耍笨了,原因是 nginx 沒設好造成驗證卡住,一改好後就正常了。

SSL LabsSSL Server Test 翻了一下,他的 Root CA 看起來歷史更久,應該是有機會解決 Let's Encrypt 明年會產生的 Root CA 憑證信任問題,也就是先前在「Let's Encrypt 在 Android 平台上遇到的問題」提到的問題,在 Hacker News 上的討論也可以看到有人提到這點:

Good to know, and I'm glad there's an alternative to Let's Encrypt, just in case. Is ZeroSSL trusted by old Android devices? If so, that might be a work-around for Let's Encrypt's cross-signing from IdenTrust expiring.

不過也有些人有疑慮,畢竟提供這個服務後面的公司幹過不少壞事:

If zerossl is reselling/a subsidiary of sectigo, that’s enough reason to never use this.
Sectigo is the new name for Comodo. The same bunch of pricks who tried to trademark “Let’s Encrypt”.

Other players in the acme cert “business” is great. Renaming a slime ball name and carrying on like nothing happened is not ok.

但看起來至少是多了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