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最後一程

星期二送朋友最後一程。

上個星期五晚上接到 Ruby 電話,通知我 Renee 選擇以燒炭自殺結束這一生,如果想看看她的話,星期二早上十點在板橋殯儀館會送她走。

我聽到消息的時候有點錯愕,有點悶,有點不知所措。

星期一那天我去找老師處理補考的事情,因為星期二有兩科要期中考。處理完以後,晚上我決定打通電話到她的手機,接起來是個男生的聲音,是她的叔叔。我不知道要問什麼,隨口問了一些問題,知道時間往後延半個小時,改到十點半開始。

過沒多久 Ruby 打電話通知我明天改到十點半,我告訴他我剛剛不死心打到 Renee 的手機,她叔叔已經告訴我改時間了。Ruby 問我會怎麼上去,我告訴他我會坐客運上去,她就說她會開車上去可以順便載我。後來我就跟她聊了大約半個小時,問了一些 Renee 的事情。

隔天早上九點我跟 Ruby 從新竹上去,到板橋殯儀館陪她走最後一程。在路上我就跟 Ruby 聊起來我跟 Renee 認識的過程 (我比 Ruby 早認識 Renee)。

我跟 Renee 是去年年底 (2006/12/29 深夜) 的時候認識的。那天我把 開著,突然有個女生加我為好友,我看了一下 的資訊,Location 寫著 North Carolina (當時我第一個想法就覺得這是假的),而 Homepage 的地方放著一個 MSN Spaces 的位置,連過去看發現 Location 寫著 Taiwan, Taipei,從 Blog 的文章看起來感情上有些問題。

我把她加進 Contact 後就問她「我認識你嗎?」,問沒幾句話後,我發現她打字速度不快,就跟她要了她在美國的電話號碼,用電話直接聊,就直接問她 Blog 上面的事情,她也把許多事情跟我分享...。這一聊,就是一個多月,直到她在年後回到台灣,她來新竹 (2006/02/08),我就陪她晃一晃,後來她在台北有工作後聯絡次數就漸漸少了。

沒想到這次在新竹帶他晃,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見面。

而 Ruby 則是在 Renee 回到台灣後認識的,在這最後的一個月變成 Renee 最好的朋友。在車上聽她說 Renee 回台灣後的事情,我才知道 Renee 這最後一個月走的有多辛苦。

跟 Ruby 到了殯儀館後我們看到了 Renee 的父親,他在星期三晚上接到電話後,星期五晚上從美國趕回台灣處理這些事情。整個儀式是以基督教的追思禮拜送她,時間也再稍微往後延半個小時。在整個追思禮拜的過程中間最讓人難過的過程,不是看她最後一面,而是祖母來 Renee 最後一面後,跟親人講 Renee 臉好像有點腫腫的,是不是沒弄好... 很讓人心酸。

追思禮拜結束後,遺體要送到三峽火化,於是我跟 Ruby 就一起過去。火化大約需要一個小時,我們兩個跟 Renee 的父親就在休息區吃了點東西,跟他聊 Renee 小時候、到加拿大、到美國的事情,慢慢地去瞭解她生前的生活。

火化完了以後,最後將 Renee 送到北海福座,將她的骨灰放置在裡面。因為我祖父也是放在這裡,我就跟 Ruby 講了一下開放的規則,如果想看她的話大概在什麼時間可以來之類的...。

在回新竹的路上我跟 Ruby 整理了一下 Renee 她爸爸講的東西,再回頭想了一下她最後這個月的事情,真的很讓人心疼...。結果回到家之後仔細回想她回到台灣之後的事情,情緒突然間整個爆發出來,在床上哭了出來,只好強迫自己睡一下。沒想到後來跟 出去吃飯,邊吃飯邊講 Renee 的事情,結果還是不行... 勉強吃完後只好請 先送我回來,直到睡了一整天後情緒才比較穩定。

我跟 Ruby 會把她生前的一些照片以及事情記錄下來,整理整理,希望她走的沒有牽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urmuring. Bookmark the permalink.